九旬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
来源:九旬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:2020-04-03 04:56:00


我们依次一对一地坐进格子里,检查体温,并填写纸质版的入境申报信息。和我沟通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男性,知道我从德国回来,问我德国戴口罩的人多不多。由于需要接触一些外国人,他还问我怎么用英文问别人来自哪个省份,像是在和一位亲切的大哥哥聊天一样,旅途中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和紧绷的心情也在这时得到了缓解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俄亥俄州代顿(Dayton)附近相距不到10公里的两家养老院,也暴发了疫情,约50人感染,8人死亡。此后,卫生官员开始对每天在多个机构工作的医疗人员,如抽血医生等进行检查。结果发现,一名走访了这两家养老院的卫生工作者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。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因为选择了国内的航空公司,所以飞机上大部分乘客都是中国人,几乎所有人都戴了口罩,有一家外国人全家也佩戴了口罩。近十个小时的航程,北京时间3月11日早上7点,飞机终于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。

到机场以后,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,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,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。一个小时之后,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,空姐告知我们,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。

其中一名居住者的家属坦普尔顿(Courtney Templeton)说,养老院没有及时对居住者进行检测,也没有将健康的人与那些从附近医院回来、出现了新冠肺炎症状的人分开,包括她母亲的室友。普尔顿上周得知,她的母亲和室友均已感染新冠肺炎。

华春莹说,中方一贯高度重视在中国的外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。疫情发生以来,中方也积极为在中国的外国公民的防疫和生活保障提供协助,对于在华感染了新冠肺炎的外国公民也一视同仁地进行救治。同时,所有在华外国人都应该严格遵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》等相关法律和各地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,因为所有的这些规定是为了每一个在中国的人,包括中国公民和在华外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,也是为了维护公共的卫生安全。我想中方的有关举措和规定,对所有在华人员、中国公民和在华外国公民都是一视同仁的。